Get Adobe Flash player
 
 

April 01, 2011

港式「沒」利花 -馮智政 黃鈺鈞

 
馮智政@Roundtable Pioneers  黃鈺鈞
2011-03-30 星島日報
 
利比亞政權的半倒,標誌着民主第三波的尾聲。自茉莉花革命在阿拉伯世界盛開,國際評論都很關注能否在亞洲地區隔空轉生。「八十後」在本地政壇上位,國家自必然視香港成為起爆點。結果:鐵馬有人推、警局有人去,沒有的只是政治力量。
 
美國資深記者FareedZakaria在《時代》雜誌明言,青年與科技將會是重塑世界潮流的無形之手。的確,在爆發示威的國家裏,三十歲以下的青年竟佔人口比例的三成,當中超過一半以上是「網絡原居民」。相較阿拉伯,香港十五至三十四歲人士雖只佔本地人口的二成八,但接近八成隨身攜帶可上網工具,互聯網滲透率高達百分之五十一,僅次於南韓、瑞典和美國,資訊的流通量高。失業率方面,香港有百分之十二點二的十五至二十四歲青少年待業,與埃及的百分之十二點四其實出乎意料的接近。再加上一個高居發達國家之首的堅尼系數四十三點四。香港的土壤裏還欠缺了甚麼養分?
 
一、非暴力的迷思
 
香港政黨與社運對非暴力抗爭到崇拜的地步,開始有出現甚麼「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唔阻街唔影響別人」的聖條。非暴力抗爭教父GeneSharp的ThePoliticsofNonviolentAction把情況設計在極權國家,二分開人民與極權,不但是特首,而且連「BodiesincommandoftheStateStructure」(Sharp,一九八○)。香港行半民主政制,沒有單一極權也沒有軍隊。社運人撞到警方都要問候一下,矛頭只向高官,但高官又可以鋪鑊、道歉了,政治力量不能聚集。Sharp的理論在香港只成了是政治演員的工具。
 
二、沒有敵人,也沒有同志
 
筆者不是要鼓吹更暴力的示烕,而且是沒有可能有更暴力。香港政權管治威信/能力奇低。公民教育教得好,港人對老弱婦孺總有同情心。Sharp強調非暴力抗爭的要針對權力來源(Sharp,一九七三)。九七之後,港府合法性不完全由民主支持,混雜港英政府的政績合法性,以及一國之下「畀面亞爺」。在重大議題上,要推翻都不知要推翻誰。沒有敵人,也沒有同志。香港激進政團及人物,如毓民,自稱樹敵為樂。又怕「面左左」,又防「抽水」。本地社運政敵不清,同志也不見得多個。多次的行動都只是issue-based,有時還要是quote-base如「車毀人亡」,沒有持續性和能夠凝聚群眾的理念。
 
三、傳統右翼與八十後右翼
 
相比阿拉伯世界,埃及三十年來都得忍受穆巴拉克的獨裁統治,半數的也門人民活在貧窮綫下,而四成六的突尼斯大學生在畢業一年半後仍然為待業人士,香港擁四萬二的人均GDP、十二年免費教育,還有相當高的公民自由。傳統右翼滿於現況,八十後的右派又要職場競爭。要不如○三年,特區政府under-performance都沒有管治危機。由此可見,離真正爆發大規模示威的「臨界點」還有一段距離。
 
港恐成中國的「外國勢力」
 
突埃兩國青年早於兩年前已互相切磋抗爭策略,更曾遠赴塞爾維亞向顏色革命學運取經。及後,他們得到Google技術,教授他們市場推廣的策略,藉以在網上吸納更多的支持者和動員更多人民起來反抗。一群僑居海外的埃及人與疑似外國勢力亦在卡塔爾成立「變革學院」,特地到開羅訓練示威搞手,讓革命的聲勢瞬間蔓延全國。由此種種,可見阿拉伯青年的政治決心和熱情,以及公民社會對其重要的支援。香港沒有苿莉花的土壤,不過一渠之隔的內地,卻對香港這「中國變革學院」誠惶誠恐,那讀者明白為甚麼香港的國民教育的地位愈來愈高了。
Related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