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April 01, 2011

美會否動用戰略石油儲備?-梁俊佳

 

梁俊佳@Roundtable Pioneers
2011-03-26 信報

 中東局勢持續緊張,地緣政治風險加劇,以及利比亞原油產量下降七成,國際油價再破100 美元大關。

油價有實質支持

有論者認為,沙特剩餘產油能力(spare capacity)達每日500 萬桶,數量遠高於利比亞油產跌幅的每日120萬桶,應足夠彌補後者的供應。然而,歐洲煉油廠所需的是利比亞原油一類的低硫原油(sweet crude),而非沙特一類的高硫原油(sour crude)。當利比亞原油供應中斷,他們只能往其他非洲油國購買品質相近的原油,例如安哥拉和尼日利亞。

全球石油供應壓力增加,基本因素支持油價(當然投資者的避險情緒和投機者的炒作等因素同樣不容忽視)。

近日美方表明考慮動用戰略石油儲備(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SPR)以紓緩國際石油業的供應壓力。

究竟奧巴馬會否真的動用SPR?

美國於1975 開始建立SPR 制度,現擁有7.2 億桶石油作為戰略儲備。以美國2010 年石油消費總量計算,即使美國產油設施徹底關閉一年,且整年不進口一桶石油,其SPR 仍足夠美國使用一年有多。

據美國能源部的戰略石油儲備年報(Strategic PetroleumReserve Annual Re port for Calendar Year 2009) , 美方銳意使其SPR 提升至10 億桶。

順帶一提,中國現只有1 億桶戰略石油儲備,不足國內使用15 天。雖說2020 年前中國SPR 將提升至6.2 億桶,但要追上未來國家驚人的石油需求增長,仍然是天方夜譚。

儲備動用有條件

美國若要動用自身的SPR,須滿足國際能源署(IEA)的條件。當年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為回應阿拉伯油國的石油禁運,帶領各經合組織(OECD)成員國成立IEA,並要求各IEA 成員國各自興建至少達90 天的淨進口量的戰略石油儲備。

問題是,原來IEA 從未就「在何種情況下可動用SPR」列出具體而清晰的指引。筆者近日與多位能源學者討論,一位曾任職美國能源部的能源專家指出,IEA 雖明確地把SPR 功能釐定為「對應嚴重供應干擾,而非調節油價」(a means to com bat a "severe supply interruption",not a price adjustment device),但何為「嚴重供應干擾」卻一直未有提供定義。或許, 這替奧巴馬能否動用SPR 預留了討論空間(leeway)。

上一次IEA 動用SPR 是為應對2005 年卡特里娜風災,但它卻未就2008 年國際油價升破140 美元大關而釋放儲備。這或許可印證IEA 無意干預市場的立場,因而,若奧巴馬真的有意動用SPR,他必須說服IEA 和國會:這次「中東波」已對全球石油供應構成「嚴重干擾」。

釋放儲備機會微

就現階段,筆者雖認為奧巴馬動用SPR 是技術上可能的,但相信落實的機會相對微弱。

首先,釋放戰略石油儲備只是增加美國本地的原油供應,而美國現在缺乏煉油能力去提煉更多的原油。現時美國已幾近用盡煉油能力,再行摧谷將對設備構成危險。

其次,當各國煉油業預期美國動用SPR 干預市場,平抑油價,他們將探觀望態度,停止採購,待油價回落才「掃貨」。這與動用SPR的目的相違背。

第三,美國國民將抨擊奧巴馬犧牲國家安全,胡亂動用「戰略」石油儲備來幫助歐洲(美國現今未有石油短缺);即使筆者相信SPR 只會釋放小量石油。

最後,動用SPR 有干預市場之嫌,有違美國近年積極向中印推銷的自由市場和自由貿易的政策精神。

總而言之,美國動用戰略石油儲備的機會相對微弱,除非中東和非洲油國再爆發出較比利亞更嚴重的能源危機,而這些危險會對美國石油供應構成較直接的損害。或許,我們是時候把美國石油進口清單上排名第四的腐敗油國尼日利亞納入討論。

Related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