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 Adobe Flash player
 
 

April 07, 2011

刑事檢控工作非政治化-崔偉恒

 

崔偉恒 Roundtable Pioneers總幹事
2011-04-05 商報 

前任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在3月號的《香港律師》撰文,倡議刑事檢控工作由跟隨普通法地區的從屬政治任命的律政司司長,轉移至從屬非政治任命的刑事檢控專員。

如果有司法不公的情況出現,後果可以是當權者倒台,近的例子有埃及,當地法官在庭上向律師索錢屢見不鮮;遠的有馬來西亞,在2007年,馬來西亞總檢察署數名副檢察官醞釀集體離職,以抗議總檢察長處理「蒙古女郎炸屍案」的手法,最後巫統付出了嚴重代價。無獨有偶,上述例子中的國家都和普通法國家的英國拉上過關係。

非政治化是大勢所趨

在香港,我們討論過究竟刑事檢控專員以什麼方式在政府出現,曾經有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的資深大律師提出最終的檢控權歸於刑事檢控專員,而非律政司司長,以確保刑事檢控專員的獨立性。

在港英的安排下,當年固然亦有來自非公務員出身的大律師出任刑事檢控專員。有人就質疑,律政司司長作為坐在行政會議的政治任命部長,向行政長官問責,亦是政府最高的法律顧問,會令外界產生政治干預司法之嫌。

亦有人認為,無可能將刑事檢控專員「分拆」,因為《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然而,筆者認為,這條文不是沒有灰色地帶的,條文中的「律政司」究竟是指律政司(DepartmentofJustice)還是職位(SecretaryofJustice),是可以斟酌的。

其實在眾多國家和地區,政治委任的官員參與檢控的做法已經相繼取消。按英國的憲制慣例,英格蘭及威爾斯檢察總長(AttorneyGen-eral)由英國上議院或下議院議員出任,但並非閣員,一般只會在有需要時出席內閣會議給予意見,檢控工作則由刑事檢控專員以女皇(TheCrown)名義提出。刑事檢控專員由檢察總長委任,檢察總長對其有監督的權責,但在提出檢控時,檢察總長就會根據憲制慣例,由刑事檢控專員提出檢控,這個做法促進了人民對檢察系的信心。

在澳洲,下設獨立機構處理檢控,名義上是在刑事檢控專員之上。而在澳洲聯邦以及各州,考慮到Attorney-General屬政治職位,一般為內閣成員。聯邦的Attorney-General的主管範疇包括人權、國家安全和情報部門,而刑事檢控專員公署則屬獨立於政府的機構。

在加拿大,獨立聯邦檢察部門於2006年成立,根據法律規定,獨立行事,改變了由政客提出檢控的做法。起訴程序非政治化是大勢所趨,是普通法區域的發展方向。

宜考慮公眾觀感

當然,起訴程序非政治化不代表公訴檢控程序能夠脫離公眾的審視。在政治問責年代,類似梁錦松、穆加貝太太、陳冠希等人的事件未來仍會發生,問題是究竟在公權運用的過程中,給予公眾什麼觀感。

在30年前的意大利,檢察官主張仿效美國的模式,發起「淨手」運動,大規模懲治貪腐官員,把許多政府內閣成員投入牢獄,以致有「內閣在監獄中開會」的比喻。但是由於意大利司法體系官僚作風盛行,再加上有兩年的時效法限制(世界銀行指,在意大利完成一宗商業官司平均要花1210天,遠遠超過法國的331天和德國的394天),所以就算現時貝盧斯科尼這位世上出庭最多的國家級領導人(至今為止已遭100多項刑事、民事指控,參加過2568次庭審),要面對3位女法官的審判,仍然「勇敢」地選擇出庭作證,讓自己裝成受害者。然而,其實很多人都認為他定能拖延案件審結,順利逃脫牢獄之災。這當然換來意大利在OECD國家中最低度的制度信心。

特區政府應思考一下這個問題,中央政府不可不察這個情況。

Related Tags :